萧源南

大眼啊大眼
懒癌晚期

微草的日常【二】——关于砸水球

       微草最近流行起了砸水球,就是在那种在外面小1卖部里卖的一块钱很多个的小气球里灌水然后往别人身上砸,被砸中的人简直是透心亮心飞扬,实乃夏日解暑之利器。
  而宿舍楼前的那一片空地就是他们的主战场。
  这天刘小别刚从外面回来,还没走进宿舍楼里就看见一个水球从远处飞来,直击他面门,刘小别瞬间湿了个透。
  搞事情咯?
  刘小别怒瞪了抱着不少水球的罪魁祸手袁柏清一眼,然后就走了。
  袁柏清不解的站在原地,唉?这刘小别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宽容大度了,这么潇洒的就走了?
  怎么可能,过了一会刘小别带着一筐水球雄纠纠气昂昂的杀了回来。
  没错,就是一筐。
  看到袁柏清,刘小别当机立断掏出一个水球就是一个字:砸!
  一边砸还一边叫道:“看球看球看球!”
  然后他华丽的误伤了路过的柳非,再然后柳非也加入了战场。
  作为一个神枪手,柳非的准头那可是扛扛的。
  后来肖云和周桦柏也去添了把火。
  一旁的无辜路人许斌看着遍地的狼籍突然觉得有些心累,人生啊,真是寂寞如雪。
  早就说过了,微草有一群熊孩子。
  还没得许斌感概完,他就看见面前那群熊孩子纷纷把目光转向了自已。
  莫名有点方。
  “你们别过来,我开盾了啊。”许斌喊到,然后他看见刘小别手中的水球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
  旋转跳跃我闭着眼。
    然后华丽的砸中了许斌身后的高英杰与……王杰希。
  然后,熊孩子们就不见了,
  王杰希看着地上的气球残骸,淡定的擦了擦脸上的水。
  今天的微草队长依旧十分的心累啊。
  
  
  

微草的日常【一】——关于六一

微草有一群熊孩子,并且他们的“熊”不在年龄上,而在心里。
  作为微草唯一的女选手,柳非还是有几分胆色的。她的胆色就体现在她敢向他们的大眼爸爸(划)队长索要6.1礼物。
  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王杰希刚刚进走宿舍准备关门的时候,一个不明生物闯入了他的视线,下一秒他就被礼花糊了一脸。
  呔,何方妖孽!
  王杰希仔细一看,原来是柳非。
  然后他听见柳非笑着对他说:“队长,6.1快乐,我的6.1礼物呢?”
  王杰希o_O这样着柳非,然后无奈地走进房间拿出一个王不留行的限量手办。
  “队长你真好QAQ!”柳非抱着手办、拿着空了的礼花筒心满意足的走了。
  我悄悄地走,正如我悄悄的来,挥一挥衣袖,只留下一地礼花。
  王杰希看着一地的礼花屑,认命的拿出了扫把。
  注意!一大波熊孩子即将到来!
  还没等王杰希扫完,一群人就风风火火的跑了过来,然后!
  “嘣!”“嘣!”“嘣!”“嘣!”“嘣!”礼花的声音整齐划一。
  “队长,6.1礼物!”熊孩子们的声音整齐划一。
  就连一向乖巧的高英杰浑在熊孩子堆里。
  英杰,你变了。
  王杰希叹了口气,从房间里走出来,说:“自己去柜子里拿吧。”
  熊孩子进入了你的屋子,熊孩子吃了你的脑子(划)。
  “你也要6.1礼物吗?”王杰希o_ O这样看着站在一旁的许斌,问到。
  “不用了。”许斌一边憋笑一边回答。
  今天的微草队长也十分心累啊。

【原创同人】长生【重发】

    
 今天的天气很好,我同往常一样拉了一把躺椅放在院子里的一棵榕树下,然后躺了上去,这是我在人生的暮年所做的最多的一件事,也是最喜欢的一件事。
  我很享受现在的生活,不用处心积虑的去算计什么,也不会在半夜突然惊醒。唯一有些遗憾的或许也只是打了一辈子光棍,让吴家的香火断在了我这里。
  我知道,当初下定决心去淌这趟浑水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我再无法像.个普通人一样去过平凡的生活,这也许就是命运。
  胖子去年就走了,他走的时候我去看过,我没有太过悲伤,毕竟他是得到善终的。我们这一行死在墓里尸骨无存的情况太多了。
  胖子也打了一辈子光棍,但他和我不同,我是不能,而他是不愿。他记了云彩一辈子,我从来不相信一个人的感情会这么深,也不相信有这么深感情的人会是胖子。
  我知道自己的时间也不多了,胖子都走了我还能再留几年?
  当我发现自己真的老了的时候,我就将手下的盘口都散了,将一些比较重要的东西交给了可以信任的人,然后在西湖边买下了这座房子,过自已真正想过的生活。我这才明白爷爷当初为什么要费那么大的功夫去洗白吴家,在经历这么多事后唯一渴望的也只剩下了这种片刻的宁静。
  我早就已经将一切都打点好了,可有一点一直放心不下,那就是闷油瓶。
  几十年过去了,他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
  胖子还没走之前,我们三个每年都会在楼外楼聚几天。当我和胖子互相嘲笑对方的眼角又多了几丝皱纹的时候,他却还是那最开始的样子,一点都没有改变,时间没能在他身上留下一点痕迹。
  我突然记起了以前看过的一个小品里的一句话:“人生就像坐列车,等到你下车的时候,你的一生也就结束了。”太概是这个样子,也记不太清了。
  胖子已经下了车,我也快了,但他还在车上。他已经坐了很久,他不知道自己还要坐多久,或许他坐着坐着就变成了列车长,然后就真的再也下不去了。
  有很多人追求过长生,因为他们害怕死亡。可他们不知道长生才是真正的悲哀,等到他们真正追求到长生的时候,却发现只能看着自己身边的人一个个的离他而去。
  我曾无数次的想过,如果有一天我和胖子都走了,那他该怎么办?或许他会再一次地选择去遗忘。他已经经历过太次这样的事情,也见过太多的死亡,早就已经麻术了。
  他是一个被时间遗忘的旅人,在漫长的人生里踽踽独行。
  这些年我问过很多人这样一个问道:“如果有一天,神说他可以给予你长生,你会不会答应他?”
  有些人说会,有些人说不会。
  神说他可给予你长生,但他只会给予你一个人的长生,你最终只能看着身边最亲的人——亲人、朋友,爱人慢慢的老去,最后归于黄土,而你却还是不老不死,这样的长生你要不要?
  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里打下来,晃花了我的眼睛,将我渐渐飘远的思绪重新拉了回来。
  我的身体早就大不如前,不知为何今天精神竟特别的好,想了很多事,也回忆起了从前。回忆起了最开始的懵懂,回忆起了中途的挣扎,回忆起了最后的淡然,这些年我真的变了太多。
  或许是回光返照吧,我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闷油瓶突然出现在门口,还是穿着蓝色的连帽衫,背后还背着一个背包。
  我看见那双原本应该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的黑色眼睛里流露出了浓浓的悲哀,如同去年在胖子的葬礼上他所表现的那般。
  看来我真的要死了,连他都过来看我最后一面。
  我扯开嘴角,对他露出一个无声的笑容。
  他在门口站了很久,一直站到我终于撑不住要闭上眼的时候,然后转身离去。
  听说人死的时候会回想自己的一生,我的一生走过很多地方,这也许就是这个叫吴邪的人留在世间的唯一的痕迹。
  在我一生的最后,所看到的、所记住的是他的背影。明明是那么强大的一个人背影却是那么的消瘦。
  他这样一个人走了很多年,我心想,然后闭上了双眼。
  一切都结束了。 

———END————